宋江倒在了一杯御赐毒酒之下,花荣却千里迢迢来到蓼儿洼追随吴用自缢,陪伴大哥长眠,他为什么要选择和吴用一起上吊自杀呢?原因是不死根本就活不成。

花荣是除了李逵吴用之外,宋江的第三个铁杆兄弟。他是将门之后,为清风寨武知寨,使一杆银枪,箭法高超,百步穿杨,人称“小李广”。

梁山集团还没有组建之前,他与宋江就是好友,两人都算得上是体制内成员,凭花荣的本事,若不是落草为寇,在官场的“武池”中间也可以占据一席重要的地位。

然而宋江犯事,杀了阎婆惜也彻底地改变了花荣的人生命运,这也是他由“官身”转为“匪身”的根本原因,宋江杀人亡命天涯,

花荣讲究兄弟义气,岂能袖手旁观,眼见宋江落难而不顾?于是多次发出书信邀请宋江前往清风寨避难,这对于宋江来说是关键时刻的雪中送炭啊!

此时他正陷入了走投无路的窘境,东躲西藏,如丧家之犬,花荣的邀请就如一缕月光照亮了阴暗的生活。宋江风尘仆仆赶往清风寨,

没想到在路途中却出了岔子,在匪患猖獗的年代,宋江竟然被土匪掳上了清风山,差点被清风山老大矮脚虎王英给炖了醒酒汤。

在关键时刻宋江报出了自己的名号,没想到王英不但不杀他了,还闻名就拜,称之为宋公明哥哥,此时也正是这个名号救了自己的命,

这也足以证明,当时的宋江确实是位响当当的人物。在清风山宋江又干了件吃力不讨好的事,那就是救下了知寨刘高之妻,

刘高是清风寨正知寨,花荣是副知寨,这两人一正一副,根本就不对付,是工作中的死敌。加上刘高的妻子从清风山被放回来之后,

对宋江恩将仇报,在元夜观灯时唆使其夫将宋江抓住拷打,花荣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用他的“神箭风”抢回了宋江,并吓跑了刘高军士,

刘高拿花荣没办法,他只得往上搬救兵,青州知府派黄信假意调解,将宋江和花荣一并擒拿押解回青州,在去往青州的路上,

宋江花荣被好汉燕顺、王英、郑天寿所救,刘高被杀,黄信逃回清风寨赶紧写信上报,知府命本州兵马总管霹雳火秦明带兵征剿清风寨。

秦明的武力终敌不过宋江的脑力,最终被宋江用计收降,不仅如此,还被宋江强拉着上了梁山的贼船,花荣、黄信和清风山人马也一同投奔了梁山。

上梁山之后,花荣开始跟着宋江打天下,在江州劫法场、智取无为军、三打祝家庄、攻打高唐州、攻打大名府、攻打增头市等战役中,

表现出众,立下了赫赫战功。在梁山大聚义中,花荣排行第九,星号天英星。之后宋江力主招安,花荣誓死追随。

回归朝廷,宋江总算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招安大梦,带着梁山成了朝廷的冲锋军,奋斗在战场的第一线,在打败方腊之后,

虽然迎来了最终的胜利,但梁山军也损失惨重,伤的伤、残的残、死的死,108名好汉仅剩二三十人。不过花荣还算幸运,他等来了功成授封的一天,

应天府兵马都统制就是花荣的官职,剩下的人被各授官职,分别前往各处当官,这也是宋江心中最后的一丝安慰,

事情要到此按下暂停键,梁山的结局还不至于那么凄惨,可只要有蔡京、高俅在,宋江就休想在官场站稳脚跟,

卢俊义被他们用水银谋害,宋江也同样逃不过毒酒的命运,最后他只能无奈地带上李逵陪他在蓼儿洼安息了。

可能他和李逵睡在这儿太孤单了,于是又给吴用和花荣送了梦,让他们来蓼儿洼看看,宋江也只是让他们两个来看看,

并没有要求他们以死陪葬,吴用向花荣表达了自己要在坟前自缢的想法,并将身后之事托与花荣,谁知花荣地回答却令吴用十分意外,

因为他表示:“军师既有此心,小弟便当随从,亦与仁兄同聚一处。”似此真乃死生契舍者也,有诗为证:

花荣和吴用在宋江坟前的树上双双上吊自杀,跟着宋江混到个功成名就、官袍加身、扬眉吐气之时为何要让生命戛然而止呢?

花荣道:“小弟寻思宋兄长仁义难舍,恩念难忘,我等在梁山泊时,已是大罪之人,幸然不死。累累相战,亦为好汉。

感得天子赦罪招安,北讨南征,建立功勋。今以姓扬名,天下皆闻。朝廷既已生疑,必然来寻风流罪过。

倘若被他奸谋所施,误受刑戮,那是悔之无及。如今同仁兄同死于黄泉,也留得个清名于世,尸必归坟矣!”

从花荣的这段话中我们可以读出三个信息,第一个自杀的原因是为了感念宋江的恩情,他和宋江真正地算得上是生死与共的患难兄弟,

宋江与花荣原本就是一对好“基友”,上梁山之后,一路拼杀斩敌,他们又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梁山日益强大,花荣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成了宋江的左膀右臂,也是他战队最得力的助手,两人之间的兄弟情谊也是越发浓厚,宋江离世之后,花荣义气凛然,所以愿追随而去,选择了上吊自杀。

第二个自杀的原因是为了留下清名,这一点花荣可能是受大哥宋江的影响,宋江也是为了留下清名,在明知酒中有毒之后,

放弃了报仇,甘愿受死,他就是怕污了忠义的清名。花荣也是如此,如今他已经名扬天下,如果能随宋江而去,

那么他的形象在人们心中又将拔高几个层次,这等义气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呢?花荣之清名将深刻地印在大家心中。

第三个自杀的原因是逼不得已,不得不死。花荣和吴用都是打了胜仗被封高官的人,宋江和卢俊义曾是梁山的大当家和二当家,

这两个人在打了胜仗之后被奸臣谋害,那么花荣和吴用也不例外,他们两个的官职也不小,一个是武胜军承宣使,

一个是应天府兵马都统制,手握重兵,这也一定是那些奸臣们所忌惮的对象,所以吴用和花荣都是聪明人,

吴用身无牵挂,只身一人,来回是个死,还不如追义而去,为自己博得个义薄云天的名声。花荣和吴用相比,自杀的理由就更加的充分,

朝廷的那些奸臣不仅不会放过他,就连他的家眷也会跟着遭殃,所以花荣在赶去蓼儿洼之前就已经做了自杀的决定,

并不是受吴用的影响,否则不仅自己的清名要受到影响,小命也会被谋夺了去,并且一家老小难保。他更害怕朝廷秋后算账,才愿以死保全家人。

花荣的上吊自杀或许是为了义气,或许是为了清名,但我认为无论是清名也好,义气也罢,这两点一定是基于背后不得不死的原因之上,

谁会想在功成名就之后一死了之呢?宋江作为花荣的铁杆兄弟,又岂会真心地希望花荣去下面陪他?只是现实真的太过无奈和残酷,

才把花荣逼上了去蓼儿洼赴死的绝路,花荣收到宋江的梦之后,就深度地做了一番分析,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也将必死无疑,

当吴用提醒他有幼子娇妻时,他的回答是早有准备,留下的钱足以让他们糊口,妻室之家,亦自有人料理,

他这样的安排足以表明,在去蓼儿洼之前自己的路以及家人的路,他都筹划好了。为了换家人平安,他已经决心到下面陪伴宋公明哥哥。

如果不这样选择的话,他的结局可能是遭人诬陷,或受刑罚,或被处死,家人一同遭罪,可谓是凄惨不已,逼到后面,陪宋江长眠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