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年初,李富清和其他200多人(其中有70多个中国人)奉命组成“第一国际军团”,前往列宁格勒的斯莫尔尼宫,给列宁、托洛茨基和其他领导人当警卫。

刚开始时,绝大多数中国士兵并不知道自己保卫的是什么人,只知道是重要人物。一位名叫宋书堂的中国警卫后来回忆说:“有一次,我们在娱乐室下棋。一个人走进来,默默地站在一边看,我们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另一位中国警卫赵朴轩进来,看见他后立刻敬礼。之后我们才知道,那就是我们在保卫着的列宁同志。”

李富清表现出色,被任命为由4人组成的警卫小组组长。他的工作职责是,领导其他3名警卫在列宁工作的大楼入口处站岗。列宁每次进出办公楼,都会同中国警卫擦肩而过。对于李富清而言,那段岁月里的一些瞬间,成为他永恒的记忆。

一天,天气异常寒冷,斯莫尔尼宫外宛如冰雪世界,树枝上挂满晶莹剔透的冰棱、雪花。4名中国警卫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粗糙的军大衣衣领冻得硬邦邦的,上面凝结着一层白霜,那是战士们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被风吹后,留在衣领上的“作品”。

这时,李富清和战士们远远看见列宁朝着办公大楼快步走来。他身穿灰色领子的黑外套,头戴一顶黑色的毛皮帽子,似乎一边走一边考虑问题。见到领袖,李富清立刻响亮地喊了声:“敬礼!”列宁沉默了片刻,说:“这么冷,你们还站在风雪里。快!快!到里面走廊去,那边墙上有烟囱,比较暖和些!”4名警卫员都不肯进去,后来列宁一再命令,他们才移到走廊里。

李富清回答说:“生活得很好,食物也很不错。”另一位战友王才表示,相比以前,这里的生活很让人满意。

听了大家的回答,列宁说:“是的,与过去相比,生活是变得好了一点。但这远远不够,一旦我们驱逐了所有的白军和干预分子,建立起一个繁荣的国家,日子会更好!”列宁还希望他们更努力学习俄语,了解俄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最后,列宁问他们如何用中文说“你好”“吃饭”“喝茶”……,还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和铅笔,记下了中文发音。

从那以后,列宁见到中国战士,总会用中文说:“你好,你好。”后来,列宁给他们找来了一位俄语老师。

此后不久,部队为每个警卫员配了一双靴子。李富清和王才觉得领到的靴子太大,希望管理员能给他们换合适的,但遭到拒绝。于是,李富清提议两人一起找列宁解决问题。在列宁办公室外,工作人员不让他们进去,说列宁正在写东西。由于两人的坚持,工作人员只好打电话请示。最终,两人的申请获得了批准。

他们脱帽推门进去,看见列宁端坐在房间右边的一张办公桌后写东西,见他们来了,很随和地示意两人坐下。得知来意后,列宁说:“行,行。”之后,拿起一张纸条交给他们,并表示如果有事情,还可以来找他。

李富清和他的中国战友们在斯莫尔尼宫担任警卫的时间不长。1918年3月,红色苏维埃政权决定迁都莫斯科,他们一同来到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将首都从彼得格勒迁到莫斯科,是新生苏维埃政权根据当时严峻的形势做出的决定。为使初建的苏维埃国家退出帝国主义战争,保障国家的安全和独立,1918年3月3日,以列宁为首的俄共(布)党和政府同意在《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和约》上签字,向德国及其盟国妥协。

该条约规定,俄国放弃对波兰、立陶宛、库尔兰(拉脱维亚一部分)、利夫兰(拉脱维亚)和爱斯特兰(爱沙尼亚)的管辖与主权。此外,依据条约俄国承认乌克兰、芬兰独立,立即从芬兰、乌克兰和奥兰群岛撤军,保证同乌克兰立即签订和约,并承认乌克兰同德、奥、保、土之间的和约。这意味着,芬兰和爱沙尼亚都成为敌国。

彼得格勒距离与芬兰的边境只有100多公里,距离与爱沙尼亚的边境也只有200多公里。一旦敌人进入这两个国家,以此作为基地发动突袭,彼得格勒瞬间就可能沦陷,苏维埃政府机关甚至面临被一网打尽的境地。退一步而言,即便敌人不进攻,让首都处于如此靠近敌人的地方,是相当危险的。

李富清回忆,到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以后,他们与列宁这位亲切、和蔼、慈祥的伟大领袖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克里姆林宫曾是历代沙皇的宫殿、莫斯科最古老的建筑群,宫墙环绕着4座宫殿、4座大教堂以及19座塔楼。而斯莫尔尼宫其实是一所建于1806至1808年的贵族女子学校,规模远不及克里姆林宫。由此不难想象,李富清他们不能和以前一样经常看见列宁了。加之,列宁在1918年8月底第二次遇刺后,很多时间并不在克里姆林宫。

1918年9月25日傍晚,位于莫斯科东南40多公里的戈尔基庄园来了一位“不寻常的客人”,他就是遇刺后需要疗伤的列宁。列宁很喜欢这座有森林、河流、池塘的庄园,此后经常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1923年5月病情极度恶化后,列宁一直安顿于此,直到1924年病逝。

2021年10月秋意正浓时,我曾特意去这个庄园探访。踏在铺满金黄枝叶的小径上,能感受到列宁缘何深爱这片远离喧嚣的宁静之地。列宁最后离开这里的路,也就是人们抬着他的灵柩走过的路,至今仍保持着原状。那是一条用石子和沙土铺成的小路,在小路尽头旁的石头上,镌刻着一行字:“1924年1月23日,列宁的灵柩由此路送走。”

1919年10月,邓尼金率领的白军在南方战线猖狂进攻,红军步步后退。苏维埃共和国先是丢失了乌克兰、奥廖尔,接着图拉、莫斯科也处于极端危险之中。此时,列宁发出“大家都去与邓尼金做斗争”的口号,甚至将自己的卫兵调到南方前线,李富清便是其中一员。

离开克里姆林宫之前,列宁召集全体卫队讲话。他告诉大家说:“你们到了前线,千万不要因为给我当过卫士而骄傲自大,那是非常错误的。”他还鼓励大家英勇杀敌,保卫苏维埃共和国,把白匪军消灭干净。

重回战场后,李富清被派遣到苏俄将领布琼尼率领的红军第1骑兵军第6师第33团,担任侦察班副班长。10月,他所在的第33团在沃罗涅日郊区与邓尼金部队激战。月底,红军解放了沃洛涅日,邓尼金残余部队南逃。11月,第1骑兵军将邓尼金的阵地撕开。次年1月,红军解放了罗斯托夫。两个月后,邓尼金乘船从黑海逃遁。

在黑海沿岸,李富清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数十艘帝国主义列强的战舰在离港口不远处停泊,其与海岸之间的整片海域上,挤满了白卫军、地主、资本家及其家眷逃亡的摆渡船只。红军炮火朝着帝国主义干预军的船只开火,8艘被击沉,其余的赶紧驶向远处的公海。此时,那些没办法追上战舰的逃亡者,只好返回岸上,向红军投降。

1920年3月底,李富清与战友们乘坐红军舰只,一直追敌到苏俄与土耳其的边境。4月,波兰白军不宣而战,发动对苏俄的进攻,5月初占领基辅。李富清又加入到对波兰白军的战斗中,他多次出色完成侦察任务,并跟随部队一直打到距离华沙70公里的地方。不久后,李富清参加了粉碎弗兰格尔匪军的战斗,在著名的彼列科普地峡战役中,他出色完成了炸毁敌人地堡的任务,为克里米亚半岛的最后解放做出了贡献。后来,李富清随部队肃清了乌克兰山区的马赫诺残匪,实现了乌克兰的彻底解放。

苏俄战争结束后,李富清于1922年春来到骑6师部队文化学校学习,期间光荣入团。1923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后,他进入莫斯科军事学校深造。

1926年,李富清从莫斯科军事学校毕业,分配到乌克兰顿巴斯矿区当翻译。第二年,29岁的他和一位当地姑娘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此后几年里,两个男孩相继出生。

1932年,占领中国东北的日本成立伪满洲国。这时,李富清离开东北已有16年,由于挂念老家亲人,他决定回国探亲。

他来到赤塔后,才得知边境被封锁。在赤塔逗留一段时间,他随退入苏联的东北义勇军辗转进入新疆,准备绕道回东北。谁知命运多舛,到新疆后,军阀既不准他出星星峡回内地,也不允许他返回苏联。盼望着有朝一日回老家和亲人团圆的他苦闷极了,最后决定在新疆呆着,后来在乌鲁木齐开了一家小饭馆,当了一名伙夫聊以度日。不曾想,这一干就是10多年。这期间,他孤苦伶仃,与东北老家和苏联小家都失去了联系。

新疆解放后,李富清以51岁年龄、厨师身份参加了,被分配到新疆军区工程处呼图壁县休养所。由于一手好厨艺,李富清当上了炊事班长。李富清一直默默无闻在基层工作,直到1957年。

那一年,他在苏俄的经历和事迹被挖掘出来,身边的人惊讶不止。这个在他们眼里普普通通、懂俄语、性子急、爱喝酒的老头,竟然有如此辉煌的过往。

也是在这一年,李富清再次踏上离开了20多年、曾让他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异国大地。访苏期间,他曾委托苏联战友寻找失散的两个儿子,可惜直到1972年他在新疆逝世,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2017年,十月革命胜利100周年,中俄主流媒体有消息称,两国将合作拍摄电视连续剧《列宁和他的中国卫兵》。据中方导演胡明钢介绍,电视剧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拍摄,主角原型就是李富清。

如果能够顺利拍摄并播出,更多的人能籍此了解旅俄华工参加十月革命、保卫新生苏维埃政权的那段红色岁月。

如今,在坐落于美丽黑龙江畔的黑河旅俄华侨纪念馆里,不仅有李富清和列宁在一起的蜡像,还陈列着一份珍贵文物,那是列宁为李富清开的证明信,列宁的亲笔签名清晰可见。

由自然资源部组织的中国第13次北冰洋科学考察队27日乘“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返回上海,标志着中国第13次北冰洋科学考察任务圆满完成。

气候变化是当代人类面临的最为紧迫和复杂的全球性危机和挑战之一。尤其是自工业革命以来,在人类活动的主要影响下,世界正经历着以全球变暖为显著特征的气候变化

从探索星辰大海,到聚焦国家需要,如今,越来越多的青年学生成长为科技创新的有生力量。怀揣科技报国理想,太原理工大学学生王煜尘成为中国极地科考史上在站时间最长的大学生。

在淳安界首体育中心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现场,中国队选手鲍珊菊、苑丽颖和郭裕芳意气风发,头戴“哪吒”头盔,脚踩“风火轮”,在“碗”状的环形赛道上飞速旋转,以打破亚运会纪录的成绩夺得冠军。

27日,在哈伊高铁铁力至伊春段伊春西站施工现场,重达556吨的站房屋面球形网架结构顺利顶升到位,标志着由中铁建设集团承建的我国最北高铁站——伊春西站正式封顶。至此,哈伊高铁铁力至伊春段全线站房施工将全面转入站房屋面和装饰装修阶段。

在位于浙江杭州萧山区的杭州亚运会赛事总指挥部,一块综合智慧大屏正实时更新反映场馆状况的各类数据。

作为一种旨在收集、保存、解释和利用个人和社区在过去事件中的经历、记忆、观点与情感的研究方法与学科领域,通过积极倾听地球居民的声音,口述史成为理解和探讨个人和社区如何经历、解释、传播与应对气候变化的有力工具。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研究团队用一个模拟温湿度模式的气候模型预测,整个未来超大陆将会超过哺乳动物热应激极限。

日前,山东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李传友教授团队在国际植物学领域顶尖期刊《自然-植物》在线发表论文。该团队成功克隆出番茄的FS8.1基因,阐明了FS8.1基因调控果形建成的细胞学基础和转录调控网络,

地球正朝着平均温度上升的方向急速前进。一个气候模型显示,2023年,地球温度有55%的可能性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1.5℃。

“不断尝试、不断试错,才可能有不经意间的发现。”这是陈辉的科研态度。看似“笨拙”的执着,却帮助他走得更远。

国内最大跨度跨海桥梁——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二期工程双屿门特大桥完成主塔承台,标志着大桥正式进入地上主塔承台施工阶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