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8年10月17日的深夜,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凯里市电影放映公司的楼道里,发生了一起不可思议的案件:当地的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人用钝器打击头部,之后被匕首刺穿胸膛,最终因失血过多遇难,除此之外他随身携带的配枪也被人抢走。而在安坤遭遇袭击后不久,这个叫凯里的小城市在12月1号便再一次发生了恶性案件,而这起则比之前的更加骇人听闻,当时担任某银行凯里支行行长的乐贵建一家三口以及他的邻居刘巧云,也被不明身份的劫匪杀害。

图片来源网络一个是副所长被谋杀,另一起是灭门惨案,这两案无论哪个都是属于大案要案,因此在其发生后一度还惊动了公安部。而公安机关也不敢怠慢,迅速对现场以及作案细节进行排查,最终发现两起案件极有可能是同一批凶手所作。只是由于受制于刑侦技术与科学技术,这两个案子一直都未有进展,直到2016年的一个偶然机会才成功告破。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实施犯罪的一个凶手竟然是时任凯里市拆迁安置指导办公室的副主任黄德坤。黄德坤为何要杀人呢?还有他身为杀人犯在犯下大命案后,又是如何成功混进公务员队伍,最终成了一名正科级的干部的呢?要想搞清楚这一切,我们还得从黄德坤的动机讲起。一、杀副所长只为夺枪制造这两起案件的凶手并非只有黄德坤一人,还有他的发小潘凯平。而之所以将目标放在安坤身上,主要是因为黄德坤、潘凯平与安坤从小就认识,对他很熟悉,因为他们三人都是凯里市本地“巨无霸”国企凯里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员工(简称凯运公司)的家属。

图片来源网络凯运公司以运输树木和旅客为主业,业务涉及面极广,号称是凯里最大的国企。在这个大体系下,绝大多数员工家庭子女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被安排好的,当时他们三人幼时曾共同就读于凯运公司的子弟学校,还是从小玩到大的同窗兼好友。只是由于性格不同,最终三人的命运也是截然不同。黄德坤与潘凯平从小便不爱学习,念小学的时候还留过级,上了初中后因为缺乏管教更是不学无术,经常会与周围同学发生冲突,在初中毕业后两人就已经出入社会了。而安坤则不一样,安坤是当时班里少有的好学生,从小就积极向上,在初中毕业后考上了重点高中,随后又进入贵州民族学院中文系。大学毕业后,很快被分配到凯里市的一个下级乡镇担任地方干部,后来因为表现优异,加入到了凯里市的公安队伍当中。在1997年左右,安坤已经正式升任为大十字派出所的副所长,辖区还是在凯里市的核心商业圈,毫无疑问是当时本地警界的一颗耀眼的明日之星。而雄姿英发、致力于要有一番作为的他怎么也没曾想过会在一年后被自己的老同学盯上……

当时黄德坤在步入社会后不久,因为没有学历而四处求职碰壁,最后还是靠着家里的关系进入到凯运公司工作。只是在1992年的时候,他由于拒绝缴纳养老金,而被凯运公司开除了。不过失业后的黄德坤并没有沮丧,他原本便对这份“卖苦力”的工作不太认可,因此他转身下海经商了。其实在此前于凯运公司上班之时,他便利用往返于凯里市与珠三角的机会,将珠三角的手表等商品倒卖到凯里,成了该地区最早一批倒爷,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他认为自己在商业方面还算有天赋,于是便开始利用积攒下来的钱开始投资,数年内他开过保龄球馆、录像厅、还有歌舞厅,不过其中生意做得最红火的还是歌舞厅。本来日子逐渐好转起来了,但他时运不济,在1996年歌舞厅发生了一场火灾被迫关门了,他所有的心血全部毁于一旦,最终只好将地方转给别人,并想办法另起炉灶。之后,他还开了一家冰淇淋加工厂,但最终也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连续经商失败,导致黄德坤的积蓄全赔进去了,还欠下了不少的贷款。黄德坤日子不咋地,而他的发小潘凯平也好不到哪去,一开始他也曾进入到凯运公司工作过,后来则是在黄德坤经营的歌舞厅与冰淇淋厂中打下手。黄德坤一倒,他自然也是穷困潦倒,没有了经济来源。两人都很缺钱,因此一拍即合打起了抢劫运钞车的念头……

图片来源网络二、为劫财不惜灭门可是运钞车总会有荷枪实弹的卫兵保护,凭借着黄德坤、潘凯平二人之力是很难成功的,他们觉得必须搞到一把配枪才有必胜的把握。于是二人便把目光放在了自己曾经的玩伴,如今已是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的安坤身上。在敲定了目标后,黄德坤与潘凯平很快就开始做事前准备,毕竟抢劫一名派出所副所长的配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为保证万无一失,他们一直在背后偷偷跟踪安坤,先熟悉其配枪习惯,以及他的生活作息。经过详尽的调查,他们发现:因为与妻子感情出现问题,安坤每天都不会回家,而是在晚上10点到11点左右,带着自己的配枪和公文包回到位于电影放映公司三楼的单独的出租屋内。而电影放映公司一到晚上八点以后就特别冷清了,这显然给了他们实施作案的机会。在确认好袭击时间、地点后,他们还做了抢劫演练,之后去文具店买来刀具和哑铃,并于1998年10月17日的晚上,提前三个小时赶到安坤出租屋楼道里进行蹲守。当时安坤下班后如往常一样走上楼梯,但当他走到2楼到3楼的拐角处之时,黄德坤、潘凯平二人却突然冲了出来,他们乘其不备一个抓住脖子,另一个则用哑铃击打安坤的头部,之后拿刀具往其胸口处刺了两刀,安坤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丢了命。

图片来源网络在杀害安坤后,黄德坤与潘凯平二人也顺利抢走了其随身携带的64式警以及6发子弹,但当他们正兴高采烈的打算按照原计划去抢劫运钞车之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好的时机。——因为安坤是派出所的副所长,而他在出租房楼道中被杀害,配枪还被夺走,这在当地很难不引起轰动。随着舆论的发酵与上级领导的高度关注,当地各个政府机关以及像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都纷纷加强了警戒,此时他们想要抢劫运钞车简直是难如登天,因此二人把目光转移到了当地金店上。而他们在金店踩点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对面有一家大约有40多米高的大楼,这在小城市凯里几乎是鹤立鸡群、格外显眼,它便是某银行凯里支行大楼。在凯里支行下班期间,二人意外地碰见了支行行长乐贵建。他们转头一想身为银行行长,他的家里肯定很有钱,而且私人住宅也相对金店这种公开场合更好抢,因此他们又打起了乐贵建的主意。而后他们经过踩点后,的确发现乐贵建家很有钱,当时他的家住在418医院家属区,而这是凯里市当地最为高档的住宅区之一。而且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乐贵建家中就已经有了像空调、电视、冰箱这样非常少见的电器,这则更加坚定了他们要抢劫乐贵建的想法。

图片来源网络之后他们像前面抢劫安坤一样,对目标进行踩点,了解支行行长乐贵建一家的生活规律。1998年的12月1日,黄德坤、潘凯平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蔬菜,在将其装进礼品袋后,便来到了乐贵建家门口,并以拜访的名义走进了乐贵建的家里,之后立马控制了乐贵建以及他的妻子房晓远。乐贵建一家瞧出了对方是劫匪,因此与他们激烈地争吵起来,而吵闹声很快又引起了隔壁邻居刘巧云的注意。刘巧云与房晓远本是同事,在发现事情不对后便马上赶到了乐贵建家中查看情况,结果却发现邻居已经被两名劫匪控制。在见到房晓远大声对她说“你别管,快回家”之后,刘巧云刚想离开,便被黄德坤开枪击中前胸,之后又被连刺多刀,当场身亡。在杀害了刘巧云后,黄德坤和潘凯平二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开枪将乐贵建一家全部杀害,即便是他们年仅14岁的女儿也没能幸免。在将乐贵建一家灭门后,他们在乐贵建家翻箱倒柜,先是抢走了其家中所有的贵重物品(比如现金、手表以及30多枚纪念币等东西),然后把现场重新“布置”了一番,把煤气罐的阀门打开,最后用管子割开,营造出了一个失火导致死亡的假象后便逃出了生天。

图片来源网络在案发后,当地的公安部门迅速组建了专案组,对案件进行侦查,结果发现这并不是失火案,而是一起刻意的谋杀案,因为现场的弹痕检验结果显示:子弹是来自安坤遇害时丢失的式手枪。因此上面最终将副所长遇害案与乐贵建一家灭门案,一起并案处理。只是由于侦查技术的局限性,在此之后不管警方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都无法将凶手缉拿归案,尽管破案的方向并没有任何错误。三、杀人犯成为正科级干部而正当警方在为找不到凶手而头疼之时,另一边在连续犯下两起惊天大案后,始作俑者黄德坤并没有选择外逃,而是就在当地隐藏了起来。2000年左右,凯里经济开发区二把手洪金州选中了黄德坤,黄德坤时常会给洪金州当司机,洪金州很喜欢“混混”性格的黄德坤,两人关系极其密切。在2006年,洪金洲仕途突飞猛进成为了凯里市的市长。而从这一年后,黄德坤也从原本的一名一个月拿一千多元工资的编外工勤人员来到开发区城乡管理局任职,主攻拆迁工作。由于吃得很开,在干拆迁工作中颇有些“手腕”,因此在2011年黄德坤已经正式升任为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城管局局长了。2013年,已经升任为黔东南副州长的洪金州因涉嫌受贿落马,不过此时的黄德坤却并未受到什么影响,还在2015年以正科级的身份成为了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要知道当时正值全国范围内老旧小区改造的高峰时期,因此他这个职位是非常关键的。

图片来源网络而黄德坤升职后,在调离之前还需要向继任局长交接工作,而交接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方面便是核查账目,但后来他却因为出现账目不清的问题,一直长时间无法交割,最终导致了纪检部门介入调查。2016年的上半年,城管局一位会计因为挪用公款被纪检部门带走。而黄德坤在短短几个月以后,也同样因为贪污、受贿以及严重违纪被带走,接受组织调查。11月8日,黔东南自治州台江县的看守所民警在给黄德坤录入指纹的时候,竟然发现他的指纹与灭门案受害者乐建贵家中衣架上的指纹完全吻合。——在18年前案发之时,黄德坤在屋内除了与乐贵建发生争吵外,两人还有过打斗,并且是一直从客厅打到主卧。在两人激斗之重,黄德坤还曾拿出过主卧席梦思上的衣架来武器,以至于他在衣架上都留下了指纹,但后来由于走的太急,并没有将这些遗漏证据给销毁掉。估计黄德坤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次升职竟然让自己暴露了罪行。当然更加大吃一惊的或许应该是警方,因为谁也能想到这位刚刚因为贪污、受贿被组织调查的正科级干部居然还是一个隐藏了18年的杀人犯。于是公安机关立即对黄德坤进行了更加全面的调查,随后他的同党、时任凯里市经济开发区某政府部门临聘人员的潘凯平也被逮捕。之后根据黄德坤的交代,警方也找到了遗失配枪的下落,原来在2001年,黄德坤曾将这把作案时使用的64式手枪丢进了清水江下司河段。而随着配枪被打捞上岸和两位凶手全部伏法,也代表着曾经轰动一时的“凯里两案”成功告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