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痛心的,是拉姆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是,一切徒劳,悲剧还是发生了,在她的身上,也似乎看到了千千万万个遭受过同样遭遇的女性的缩影。

  只是,面对最初的巴掌和拳头,拉姆选择了原谅和隐忍,但她的容忍,并没有让前夫有所收敛,相反,他开始变本加厉。

  从伤害拉姆到伤害拉姆的家人、从一个巴掌到毫无顾忌地拖到街上毒打、直至最后震惊世人的焚烧谋杀。

  只是,如果在第一个巴掌落下时,拉姆就坚决地选择离开,不给对方再次伤害自己的机会,结局是否会不一样?

  曾经,拉姆的母亲是唯一一个能为女儿撑腰的人,她性格强势果敢,看到女儿受委屈,会护犊子一般冲到女婿面前去理论,所以,那时拉姆的前夫会有所收敛。

  拉姆也尝试过报警,却屡次被以“家务事”为由,“和稀泥”般地得搪塞过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简单警告、无伤大雅。

  或许是因为自己也不敢、或许是因为“怕因为自己的介入导致拉姆再次挨打”,但,这种默许的氛围,都在暗中给了施暴者更大的勇气,让他越来越猖狂、越来越肆无忌惮。

  尽管唐某劣迹斑斑,拉姆还是和他共同孕育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她曾认为“为了小孩,他也会改的”,然而,事实让她失望了。

  一个暴力成性的人不会因为一个孩子的到来而变好,更重要的是,孩子也不该成为拯救婚姻、救赎品性的“武器”。

  这场难熬的婚姻经历了离婚、被逼复婚、再度离婚的漫长过程,拉姆煎熬挣扎了十几年,却还是逃不过悲剧收场……

  这些数据令人触目惊心,然而,这些还只是我们看到的,在没有被众人知晓的隐秘的角落,还有多少“拉姆”在隐忍?

  因为心中仍有爱、对另一半抱有希望、对父母孩子有所顾忌,所以愿意相信对方的“道歉”、愿意寄希望于对方改过自新、能平平静静过日子。

  正如那句线次和无限次之分,相信施暴者的道歉,选择原谅,寄希望于以后会变好,是最自欺欺人的行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