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餐厅Vero Moderno的老板Beppe PiccoliS说:“我们有一些常客,比如鲁本-迪亚斯、马克西莫-佩罗内、罗德里、格拉利什以及一些已经退役的球员。”

“此外还有一个特别大块头特别出名的球员,但他不愿意暴露自己,因为(来这里)是他难得的放松机会。”

皮科利并没有承认这个“块头特别大而且出名”的家伙是哈兰德,但我们感觉八九不离十了。去年9月,网上流传着一段视频,瑞典前锋在自己新家附近的街道上悠闲地散步,如果你仔细观察,能发现一家挂着“Vero”牌子的意大利小餐厅。那里距离曼彻斯特只有很短的一段距离。

皮科利在透露格拉利什和罗德里的名字时没有任何犹豫,因为这二位早已经在社交平台上为餐厅打过广告了。皮科利还提起津琴科第一次光顾时的场景,乌克兰人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谁都认不出来。但说起保护自己的隐私,还得是哈兰德。

“他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讲述了我们店的意面(Pasta),但他没有透露我们店的名字,我觉得他是不想让人们打扰到自己的生活,他无论都到哪都是大明星。”

尽管曼城并没有严禁球员饮酒,但22岁的哈兰德很少光顾曼彻斯特周围的酒吧。但他会在较晚的时候去吃意面——曼彻斯特的一家San Carol分店通常会营业到很晚,哈兰德会享受这份安静的时光。

哈兰德在本赛季早些时候对媒体说:“有一天,我父亲给我做了一些意面,我吃了它然后第二天我进了三个。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得继续吃下去是吧。下一个主场,他又做了意面,又是个帽子戏法。好吧,我必须在主场比赛前一天吃一份意面。”

说实在的,不考虑哈兰德足球风格,我们对他这个人知之甚少。意面是我们掌握的为数不多的信息之一。

在抵达曼彻斯特最初的几天里,有人拍到他在塞恩斯伯里的一家超市里购物,为他在维多利亚火车站附近的新家添置物品。现在,甚至这种素材也没有了,那些与他密切的人在接受采访时也坚决保持匿名。

在今年四月底对阵富勒姆的比赛中,哈兰德打进了本赛季第50球,耐克抓住机会,在曼彻斯特市中心的国家足球博物馆侧面安排了一张巨大的哈兰德全息图。

在挪威,挪威旅游局正在准备发掘他身上的商业价值,而哈兰德的家乡俱乐部Bryne自去年夏天以来,已经卖出了500多件哈兰德的球衣。

在效力多特蒙德时期,哈兰德可以自由地在家乡Bryne的街道上散步,但搬到英格兰后就不行了,他就再没这么做过。

现在,在街上已经难觅哈兰德踪影了。即便是那些在曼城训练场闲逛,经常从其他球星那里拿到签名照的家伙,也几乎见不到哈兰德的蓝色劳斯莱斯了。

哈兰德会将自己的签名球衣送给身边的人,Bryne FK和曼彻斯特几家他最喜欢的餐厅都有他的签名球衣,但如果没有预约,想得到一件他的签名球衣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在四月曼城3-1战胜莱斯特城的比赛中梅开二度后,哈兰德和拉波尔特还有伯纳多-席尔瓦一起穿过采访区。B席一边故意将哈兰德往前推,一边和记者们打趣道:“难道你们不想采访他吗?”哈兰德则轻快得穿过混合区,甚至直接走过了一群由赞助商邀请来要球星签名合照的球迷。

在曼彻斯特阿戴尔一家体育纪念品商店里高高悬挂着一件哈兰德签名球衣,从侧面这可以看出——他的签名球衣应该是很难买到。

音乐家诺埃尔-加拉格尔是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之一,在最近与阿森纳的比赛结束后,即便挪威人已经被扒得只剩下内裤,加拉格尔依然能得到哈兰德的“召见”。

那些和哈兰德走得最近的人,包括曼城的队友们,都说哈兰德在陌生人面前很安静。他可能给人一种冷漠的印象,但更类似于害羞。正如最近一个接触过他的人所说:“就非常普通。”

在加盟曼城之前,他曾在每个国际比赛周期间接受挪威媒体的一对一采访,但现在已经不这么做了。在参加赞助商活动或是曼城内部的拍摄任务时,他们的对哈兰德的印象是礼貌、友好并且风趣。哈兰德记得拍摄工作人员的名字,并且会和在场的人们互动——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正如最近伊蒂哈德航空公司的广告镜头里显示的那样,哈兰德其实也很幽默。当斯通斯用他的约克郡口音念出“卢浮宫”时,哈兰德滑稽地模仿了他。

哈兰德与斯通斯和格拉利什的私交尤其好,当斯通斯在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进球,名字响彻伊蒂哈德时,哈兰德也加入了高呼其名字的行列。

“看看他是如何庆祝队友们进球的,”瓜迪奥拉在前一天强调道。“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通常前锋都会只在乎自己进球,他也很想进球,但当其他球员进球时,你会看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

在英超第35轮曼城2-1战胜利兹联的比赛中,哈兰德主动让出点球,给京多安完成帽子戏法的机会。

本赛季,当曼城球员们休息时,哈兰德多次飞到自己在西班牙马尔贝拉的别墅,这是球员本人和俱乐部达成的协议,以便他保持最佳状态。

曼城一位运动理疗师马里奥-帕丰迪(Mario Pafundi)加入了挪威国家队的理疗团队,以确保他能得到俱乐部与国家队的联合治疗,我们很多次看到哈兰德赛后在场边熊抱帕丰迪。

当自己还是个青少年时,哈兰德就明白了睡眠的重要性,而且睡眠前严格限制看电子屏幕的时间,他一直坚持到现在。他也会戴橙色的护目镜来帮助提高自己的睡眠质量。

哈兰德一直非常注重照顾自己的身体,以期尽可能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也是他先前倾向于转会皇马的部分原因——他觉得西甲联赛比粗狂野蛮的英超更为宽松。

在说服他加盟曼城的过程中,曼城俱乐部的官员暗示,如果他转会到伯纳乌,那么他必须尽可能多地参加比赛,否则主席弗洛伦蒂诺会因此受到压力。更多的比赛,意味着更多的伤病。

曼城方面则承诺道,他们会尽一切努力照顾他,包括如果他自己觉得需要休息就不会派他上场。所以我们发现一旦他取得了进球而且比赛失去了悬念,瓜迪奥拉会马上换下他。

队友们还会打趣他:“你今天打算进几个?”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他每次都会笑笑了事。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刚来曼城的那段时间,相比于他令人忌惮的身体素质,他的射门并不突出。当然,经过针对性的训练,这种情况马上发生了改变。

不能就此认为哈兰德是个乖宝宝。他在为队友出头方面可没怂过。比如本-怀特与福登对峙时,以及纽卡斯尔联的丹-伯恩与格拉利什冲突时。这两次,哈兰德起先都没注意到事态的严重性,当他发觉后便毫不犹豫地冲入人群。

拜仁的格雷茨卡称哈兰德“我们每次接近他时(他)都会放屁”,这种说法光是听起来就荒谬至极,也可能是他把一次两次当一万次了吧。不过布伦特福德后卫本杰明-米说,哈兰德在比赛中一直在掐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