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84年的央视春晚上,朱明瑛穿着亮黄色的衣裙登台,独唱三首经典歌曲《回娘家》《莫愁啊莫愁》《大海啊!故乡》而大放异彩,一下红遍全国。

在80年代,她的音带发行量半年内就高达500多万盒,至今都无人能超越,她更是多才多艺,能用31种语言表演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歌曲。

不服输的朱明瑛暂时接受失败,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她继续苦练舞蹈,天道酬勤,一年后成功考进中国舞蹈学校。

团里有位声乐老师说:“朱明瑛,不是我打击你的情绪,要是20年后你能把歌唱好,我就可以去联合国做报告了!”

她买了一张“非洲歌后阿贝蒂”的歌碟,天天在家学唱,还去北京语言学院,跟扎伊尔留学生学当地语言。

为争一口气,她从早到晚跟录音机学唱非洲歌曲,一遍又一遍的模仿,掌握外国歌曲的发音、语气和风格韵味。

很快,朱明瑛找到了突围的方法,她学习英语,还学习在非洲被广泛运用的瓦西里语,她前前后后学习了31种语言。

1969年妇女节,朱明瑛与王明琦结婚了。婚后第二年,儿子出生了,因为两人名字分别有“瑛”和“琦”。

因为她对工作太投入,夫妇俩的沟通和交流越来越少,渐渐处于“冷战”状态,最终两人平静而友好地分手了,儿子跟着丈夫生活。

朱明瑛曾说:我前夫是东北汉子,我欣赏他的男子气概,但就是他这“不屈不挠”不求我的大男子气,恰恰又伤了我的自尊心。

一年后丈夫再婚,前夫却娶了自己妹夫的妹妹。继母虽然对王珏视如己出,但是家庭的变故让他性格变得很内向。

面对困难,她日拼夜熬居然赶上,成为3000多名学生中的佼佼者,唯一连续八个学期成绩全A+获得全额奖学金的学生。

可是奖学金,还是只够她生活,无法承担起另外一个人生活的开支。当朱明瑛将儿子接到美国已是在5年后,此间她没有见儿子一面。

在他和夫人的引荐下,朱明瑛进入了“实业金字塔”,加盟跨国企业格尔德曼金融集团,负责远东事务,成为年薪7万美元的白领丽人。

儿子很不理解她,朱明瑛对他说:“孩子,妈妈这样做也是为你好,让你有良好的语言环境尽快学好英语。”

她不希望儿子走音乐之路,因为她深知这条路有多艰辛,可是王珏就是想学音乐,他还故意和朱明瑛说不学,但是却在偷偷的学。

他买来成箱的方便面,每天只吃5袋方便面,吃6袋就算超过预算,把省下来的钱都买12美元一张的CD。

看着王珏越来越瘦,她跑到王珏住的房子一看,发现房间里都是音乐CD和器材,才知道儿子真心想学音乐,最终她选择支持他。

摸爬滚打一番后,她深刻意识到中国严重缺乏文化人才,她又创办了一所艺术教育和文化产业相结合的综合学院。2003年10月,北京国际艺术与科学学校,朱明瑛担任首任校长。

朱明瑛回答:“当然难,当然苦。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小车不倒只管推。活着干,死了算。我活得很坦率、很平和、也很快乐。眼看自己做的事一个个成功,一个个产生效益,这种痛快让我觉得一辈子没白活。”

朱明瑛告诉他们:“在歌坛发展,拼的是实力,王珏如果真的有实力,就没有必要借助我的影响力。如果他没有实力,我就是再怎么帮他,他最多也是昙花一现。”

如今朱明瑛没有再婚,儿子已成才,她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培养人才上,她始终想为中国文化产业尽一份力。

朱明瑛说:“我唱歌跳舞源于我的爱好,如果不是对艺术的酷爱,我不会成功。作为事业,她绝不是一种爱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