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德·艾尔-马赫迪(Ahmad al-Mahdi)承认:2012年,廷巴克图古城的9处陵墓及1处寺大门被毁一案乃是他所指使,当时该地区正处于叛军及武装(AQIM)的控制之下。在开庭审判其战争罪时,马赫迪对廷巴克图人民表示了“深切的歉意”,对这些人民而言,被毁的宗教遗迹在信仰及文化上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就好比是对待浪子回头一般,”他说。“愿神奖赏那些能够原谅我的人们。我向他们庄严起誓,从今以后绝不再犯任何错误。”

在接受审判时,马赫迪身着灰色西装及蓝色衬衫、系着领带、戴着眼镜并留有一头长卷发。他表示自己之所以下定决心认罪,乃是由于信仰的教诲。“我们需要公正行事,公道待人,哪怕引火烧身也在所不惜,”马赫迪说道。“所有对于我的指控都是确凿无误的。我诚心为此致歉,并对自己所造成的一切破坏感到万分内疚。”

在文艺复兴时期,廷巴克图可以称得上是与佛罗伦萨齐名的文化重镇,但在2012年却被具有基地组织背景、并受到来自利比亚的军火援助的叛军摧毁。叛军在当地贯彻沙利亚法,在文化艺术上实行高压政策并迫害异议者。首席检察官法托·本苏达(Fatou Bensouda)说,马赫迪率领部队肆意破坏古迹,就好比是捣毁一堆一文不值的泥土坯一样,但这些古迹“乃是马里悠久历史的鲜活见证”。

40岁的马赫迪曾是来自廷巴克图地区的一名公务员,在他的指挥下,曾经闻名于廷巴克图的333名贤达的陵寝尽数被毁。在此一过程当中,马赫迪偶尔还亲自上阵参与破坏活动。“他在作案时对这些陵寝的重要性已有充分认识,在指挥破坏活动时,他显然是蓄意为之,”本苏达说道。

法庭内播放的影像资料显示:作案者对陵寝当中的泥土墙及石墙拳打脚踢、乱刀斫斩,更随意将其推倒,事后只剩下一堆堆废墟。在其中一处废墟上,还留有一张被破坏得完全变了形的木制床架,此床架先前曾为墓葬的一部分。

另一处被毁的遗迹则是某座寺的大门,此门已有数百年未曾开启。在当地民众的信仰当中,它将一直关闭到世界末日。影像显示,身穿白色包头巾和长袍的马赫迪及其部下用AK47突击步枪把那扇门的木质表层轰得七零八落,以至于露出了后面的砖石。

“我们有责任与迷信战斗,这也正是我们击毁此门的原因,”马赫迪在一部拍摄于2012年、于法庭上作为证据展示的视频当中如是说。“我们必须把本不属于这个地方的东西全部抹得一干二净,”他在另一个视频当中说。

除开反复为自己视频中的行为作辩护之外,马赫迪还向法庭供称他的举动受到了基地组织及卫士(Ansar Dine)等极端分子的“蛊惑”。“我希望今后在监狱中的这些日子能够助我荡涤一切曾让我步入歧途的恶念,”马赫迪说道。他表示自己会“沉痛而心碎地”接受法院宣判,“希望自己受到的惩罚能够弥补自己对廷巴克图及马里人民犯下的错误,求得他们以及全人类的原谅。”

此前,ICC从未正式判过毁坏文化遗产这一罪名,马赫迪一案就此成了第一例。首席检察官称,鉴于诸如“国”这样的极端组织近来颇为猖獗,类似破坏行为的发生将可能更加频繁。“我们必须使我们的文化遗产免于亵渎及蹂躏,”本苏达向法庭如此陈述道。“必须当机立断地制止这种行为。若懒于呵护,疏于防范,终将遗恨千古。”

有专家指出,此次宣判或能为其它国家确立先例,以便在ICC不具有司法管辖权的场合对破坏文化遗产的行为进行追究,毁坏文化遗产罪的最高刑期是30年监禁,不过马赫迪已与检方有所协调,其监禁期限将为9-11年。

在法庭上,马赫迪并未放弃先前持有的基于教义的信念,即坟墓不得高于地面超过1英寸。“一旦有机会,你极可能会再犯,”检方律师向马赫迪发起挑战。“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相信坟墓之上不应再有任何人为的添附,”马赫迪回应道,并补充说:“但从法律及政治角度看,一个人行事不应超过必要限度而造成伤害。”

另外,也有一些批评意见指责ICC“一堆为石头和泥土大搞审判”,但却对深受战乱之苦的马里人民缺乏实质性帮助。“此案固然是ICC的一项历史性突破,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应忽视对谋杀、及虐待等行为的国际法律援助,这些乱象自2012年以来已困扰马里甚久,”来自著名人权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艾丽卡·布西(Erica Bussey)说道。

本苏达表示,此次审判或将有利于“古老而富有生气”的廷巴克图地区的和解,并形成某种威慑。“这对廷巴克图的受害者们十分重要,它带来了真相,并有助于精神上的疏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